皮塔

【伪装者/诚楼】“来,叫一声。”(2)

蟹黄拌饭:

CP:明诚x明楼。[目录


(这篇其实还是段子。长段子。短期内可能不会开长篇……)




5


中午下了一阵雨,天气比昨天晚上更冷,明诚慢慢地走过去,发现那只猫的身上是湿的,他的心不知不觉揪了起来。


他也没多想,偷偷走过去双手一掐就把猫抓在手里。小东西本能地就要挣扎,他已经站起了身,一边用后背顶开门,一边把它举起来:“都冻成什么样了,别乱动。”


阿香似乎是在厨房忙着,这样更好。明诚飞快地穿过大厅奔上楼梯,进了自己的房间。一关上门猫就从手里挣脱开了,小东西一落地就飞快地要跑开,湿漉漉的爪子在地板上按了一串脚印,越往里颜色越浅。明诚蹲下来用手指摸了摸,忍不住笑,觉得没有哪个地方不可爱。大哥到底为什么不让他养猫?


他先是把铺在床上的明楼的大衣收进柜子里,免得遭殃,然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出门时他看了猫一眼,对方躲在床底下,露出半张小脸偷偷看他。


“听话,别乱跑,我去给你拿点东西。”


他灌了两只热水袋,怀里抱着几条干毛巾。澡肯定是要洗的,但是得先暖和一点才行。回到房间,猫竟然在跳在了桌子上,就站在相框旁边,听到明诚进来它转过头。


“别动……”


它抖了抖耳朵,一爪子把相框拍倒了。


明诚哭笑不得,抖开一条干毛巾冲过去把它抓住,粗鲁地从头到脚搓了一遍。猫毛全都炸了起来,他又换了一条毛巾,把猫和热水袋一起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


猫贪恋热水袋的温度,很快安静了下来。明诚坐下了才想起应该拿本书看,但又不愿乱动打扰怀里的生物,只好一边乱想事儿一边摸猫。


 


6


除了想大哥还能想什么。


明诚认命地长叹一口气,用手指戳了戳猫耳朵,对方不耐烦地抖了一下。


仔细想来大哥应该是不生气的,估计全当明诚在闹脾气了。这比生气还糟,等人回来肯定也免不了一场明楼式的谈心。他百分百错,明楼百分百正确。不过在明楼这个人面前,有理也是无理,而且你还无法全心全意地责怪对方。想到这里他又叹了一口气。


怀里的猫突然扭动了一下,明诚忙摸一把按住。


“怎么了?”


猫转过脸看他,大眼睛一挤一挤地眨。他曲起手指勾了勾它的下巴,突然发现这只猫的两眼之间有两道竖着的花纹,看着就像一直在皱眉似的。他没来由地想起了明楼。


“你能有什么心事?”他用手指擦那花纹,“眉头皱这么紧。”


猫一扭头甩掉他的手,不再看他。


 


7


洗澡就像一场战争,结束后明诚胳膊上多了两道血痕。


猫像是知道错了,望着他可怜兮兮地发出咕噜声。


“你也就欺负我这么一下,”明诚一边收拾一边说,“我一会儿就得把你送走。”


猫看了看他,在毛巾上重新团成了球。


明诚心里一震,这小家伙难道能听懂?


 


8


“我大哥不允许我养猫。”明诚解释着,“我不想让他不高兴。”


猫毛已经干了些,明诚把它放在了床上。洗干净之后明诚发现这只猫是极其漂亮的,眼睛又大又有神,脸圆滚滚的,肚皮雪白,爪子也是白的。一点也不瘦,完全没有野猫那种可怜相。


“我会帮你找到主人,怎么样?”


名字肯定是不能取的,明诚害怕起了名字就舍不得送走了。就像以往一样,明诚清楚地知道他能忤逆明楼,但他不愿这么做。


“我也想养你啊,”他委屈地倒在床上,“去怪我大哥吧。”


过了一会儿,他讨价还价地在心里琢磨了一下。


“不过他现在不在,所以这事儿可以商量,我养你一天,好不好?”说完这句话,他也就说服了自己,含着笑把猫抱起来,“好了,你是我的猫了。”


 


9


对于“我的”这个概念,明诚直到现在也不是十分能深刻理解。


他有家人,有朋友,有工作,有信仰。但他很少清晰地认识到什么东西完全属于他。如果说非要举例,那就是他永远不可能像明台那样任性地瞪着眼睛说:“我不管,我就是要这只猫。”


比起害怕伤害明楼,他更怕伤害自己。即使有一丝一毫的可能,他也不愿面对和接受任何“失望”的情绪。


活着已经够累了,何苦再要为难自己。


他用手一下又一下地摸猫肚子,最后一下他的手被软软地抱住。


“干什么?”他笑。


那只猫低头,咬了他一口。


 


10


还是叫明台发现了这只猫。


“它是谁?”明台站在楼梯上,双眼放光地盯着。


“我的猫。”


“叫什么名字?”明台几步跳上楼梯,伸手逗猫,随口撒娇,“阿诚哥,给我玩一会儿嘛。”


明诚要去帮大姐跑个腿,左右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好把猫交出去:“还没名字呢,这猫乖得很,你要是玩腻了就放我房间,别弄丢了。”


“知道了知道了……”明台把猫从明诚怀里拆出来,猫徒劳地抓着明诚的衣服。


“我一会儿就回来。”明诚很满意这个挽留,笑着挠一挠它。


 


11


“阿诚哥!你这猫脾气也太大了!”


明诚一进门就听到明台大吼大叫,阿香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


“怎么了?”明诚说,“你怎么惹它了?”


“它不叫小少爷抱,还非要站在小少爷头上……”


“啊?”


“这是什么猫啊!”明台炸着一脑袋乱毛,“而且也不给亲。”


他把猫举起来作势要亲,那猫又嫌弃又惊恐地往后躲,一爪子按在了明台鼻子上,还拍了一巴掌。


“你看。”明台扭头看他,“这什么毛病啊,脾气也太大了!”说完又扭头看猫,“白给你吃我牛肉干了!”他手一松,猫沉重地落到地上。打了个滚就往明诚的方向跑,明诚蹲下来把它接到怀里。


“准是你欺负它了。”


“谁欺负谁啊?”明台绝望地倒在沙发上。


回到房间,明诚又仔细看看猫。


“干嘛不让亲?”他抿嘴一笑。然后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学着明台慢慢靠过去。


他的嘴唇毫无障碍地碰到了猫软软的三瓣嘴。


 


12


“阿诚哥还在玩猫呢?”明台看一眼刚从明诚房间走出来的阿香。


“阿诚少爷看那只猫吃饭看了一个小时了——”


“那只猫吃了一个小时的饭?!”


 


13


晚上睡觉前那只猫乖乖地卧在床尾,早上醒来的时候,那只猫坐在明诚脸上。


他把猫弄下去,对方又精神饱满地踩在他胸前,居高临下地看他。


“今天不上班,让我睡一会儿。”明诚把脸埋进枕头。


那只猫又碰了碰他,然后放弃般地倒在他的脑袋旁边。


“你啊,”明诚伸手把它搂进怀里,“我要舍不得把你送走啦。”猫不耐烦地拱了一拱,他又自言自语地说,“我不要大哥了,要你……”


这句话没说完他就挨了结结实实地一巴掌。


下楼的时候明台看到他的脸,心里才算平衡了。


“我就说那猫脾气大吧!”


 


14


“这是哪里来的猫呀?”明镜下楼正好看到家里两个大男人追着猫满房间跑。那猫正踩在钢琴上,一路走过去按下一排琴键。倒是好听。


“它太调皮了,”明台赶着告状,“快让阿诚哥送走!”


明镜一抬头,看到那猫规规矩矩地端坐在钢琴上,尾巴卷到前面来环着雪白的爪子。眨着眼睛,时不时伸出小舌头舔舔自己的鼻子。


“多乖呀!”明镜走过去,伸手摸一摸它的脑袋,“也亲人。”


“大姐,我明天就送走……”明诚说。


“送走干什么?”明镜收回手,疑惑地说,“你大哥走之前还说要给你弄一只呢,这不是正好吗?”


 


15


“你说我大哥到底是怎么想的?”明诚是疯了才要跟一只猫说话,“他到底是让不让我养啊?”


猫大概是跑累了,一点也不矜持地四仰八叉倒在床上,把雪白的肚皮翻出来给明诚看。明诚也就不客气地一下又一下地摸,被摸舒服了猫就发出小小的呼噜声,尾巴一下一下地甩。


“哎,”明诚也倒在床上,把脸埋在猫毛茸茸的肚子上,“我太喜欢他了。”


猫竟然安静了几秒才把他踹开。


 


16


运动会还是要去的。明诚换好运动衣,对猫说:“我很快回来,阿香会照顾你的,好吗?”


猫坐在床上,满意地眯着眼睛看。


“这么小一点点,架子这么大。”明诚被逗笑了,蹲下来双手趴在床沿,“我去比赛,过来亲我一下。”


他看到猫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站起身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明诚的心扑通直跳,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猫走近了,低下头,用脑袋顶了一下他。


明诚忍了一会儿,发出一声哀嚎,一把把它抱进怀里连亲了好几口。


 


17


阳光难得明媚,明诚短跑拿了第二,还答应了林先生陪他练练网球,这会儿喘着气坐在一旁。


这一个月来的忙碌的工作让他很久没有功夫享受生活了,有女学生给他递水,他笑得真心实意。


“瞧瞧你,阿诚兄弟,一会儿别再把人小姑娘魂都勾没了。”


“你也在?”明诚看他,说完觉得自己有点失礼。


梁仲春摆手表示不碍事:“这一个月那帮日本人差点没折腾死我们,我就算断了腿也要出来透透气啊。”他长叹一口气,“你运气好,明长官真是无私肯给你休假,我可是冒着风险才来看看女学生的……”


明诚大脑发昏地回到家,他想起那场散步,想起明楼难得轻松的语气,心里又酸又疼。他怎么就不能陪着人走完十五分钟呢?


现在明楼一个人在南京,还要两头忙,连个能说话的也没有。


他推开门明台正放下电话,看到他进来,明台张了张嘴,抖着声音说:“新政府那边打来电话,打听大哥在不在家……”


“什么意思?”明诚心里一沉。


“大哥失踪了……”明台也慌了,“他可能都没上火车。”



评论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