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塔

关于《伪装者》的一些无聊的考证(四)

风雨中悠然:

#伪装者#




今天来说说《伪装者》中鬼子和汉奸们的几处活动场所(当然也是大哥和阿诚的战场)。


 


上海特别市政府大楼和76号已经介绍过,就不再赘述了。


 


先来说说日本驻沪领事馆。


原日本驻沪领事馆位于黄浦路106号(现为黄浦饭店),原南北各有一幢红楼,1941年,北面一幢红楼重建成灰楼。


《伪装者》剧中确实做到了尽力还原,这点很不容易,对比旧照可以看出,日本领事馆的大门与主楼位置布局,剧中与实际情况是吻合的,不过主楼结构与电视剧里并不一致。


下图1、2为电视剧截图,图3为日本领事馆旧照,图4为今黄浦饭店红楼。


 




然后说说海军俱乐部。


前文已经提到了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和日本陆军医院,这里要表扬《伪装者》剧组一下。


剧中没有涉及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但是多次出现海军俱乐部,并且在阿诚带明台去海军俱乐部踩点的那一集中,可以看到俱乐部对面的建筑上挂着红十字。


附电视剧截图(各位,请注意重点啊,不要光犯HC)。





这个细节相当到位,因为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日本海军医院确实正好对街相向,日本海军俱乐部在日本海军医院侧后方。


上海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今天的门牌号是四川北路(当年叫北四川路)2121号,现内部南京军区航务军事代表办事处,沿街作为商业用房。


下图为上海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旧照与现况。









日本海军医院和日本海军俱乐部今天都划在海军411医院范围内,原建筑已经拆除。当年在411医院扩建工地上,施工人员发掘出了日本海军俱乐部的铜牌。


以下图1为电视剧截图中的海军俱乐部铜牌,图2为411医院工地发现的实际的俱乐部铜牌。




其实,日本海军俱乐部比剧中写得更加龌龊,这个地方实际还是专供日本驻沪海军高级军官享乐的慰安所。


 


关于特高课。


在被日军占领的中国各地的“日本领事馆警察署”内都设有一个特高课,来负责侵华特务活动和谍报活动。同时,日本宪兵队也与之配合增设了特高课兼管反间谍业务。


根据剧中在提及特高课时都同时提及宪兵队,那么《伪装者》中所出现的特高课应该是上海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


上海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地址,目前资料不多,一说位于贝当路10号(今衡山路10号),这个地方原是租界时期招收美籍人士子女的美童学校,日军占领租界后,被用作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驻扎地,现在这里是704研究所科技处的办公楼(附今照)。





而上海日本宪兵队本部,在今四川北路85号大桥大楼(附今照)。





 


“狩猎行动”中,明长官在记者会上“睁眼说瞎话”中说到要“肃清‘小东京’范围内的恐怖力量”,这个“小东京”指的是吴淞路、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沿线,这里聚集了大量日本侨民,因此也就一度成了满街日文的“小东京”。


 


“夜莺”给大哥和阿诚通风报信搭救大姐时的暗语是“我是中央储备银行林秘书”,这个中央储备银行位于今常熟路100弄10号,是上海歌舞剧院的办公楼。


中央储备银行简称伪中储,是汪伪政权在日本扶持下设立的金融机构,其发行货币主要在日军占领地区使用。该行所发行的“中储券”是1941年1月至1945年8月华东、华中和华南地区的主要流通货币。伪中央储备银行周佛海为总裁,钱大櫆副之。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汪伪政府垮台。伪中央储备银行随即为国民政府接收(周佛海本应被判处死刑,因交出中储银行所有资金和账目,被特赦免死,不过这个汉奸还是很快大病一场、一命呜呼),于同年9月12日停业清理。


 


《伪装者》原书中提到,在办公厅对面有德国乡村俱乐部佛西楼。


实际情况是,德国乡村俱乐部确实存在,位于今华山路630号上海戏剧学院内(好吧这个地方胡歌应该很熟悉)。


佛西楼实际应称为熊佛西楼,是2000年为纪念戏剧教育家、剧作家熊佛西而命名的。





此地离上海特别市政府大楼非常远,不过离明公馆倒是挺近的;以及,前面提到,有资料表明上海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可能位于贝当路10号(今衡山路10号),若这样,那这个德国乡村俱乐部离特高课也不远(明长官够厉害,就住在特高课眼皮子底下,而且还把毒蜂都带到那里去了)。


 


大哥和藤田芳政第一次正面交锋,霸气而巧妙地逼这老鬼子承认“汇山码头事件”是日本人的错误。


汇山码头确实存在,位于提篮桥区域(东起秦皇岛路,西至公平路),原属英商麦边洋行,1903年洋行将其出售给日本邮船会社,抗战胜利后为美国驻沪海军司令部占用。1949年前码头西部为华顺码头,东部为汇山码头,解放后重新合并为汇山码头。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