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塔

关于《伪装者》的一些无聊的考证(三)

风雨中悠然:

#伪装者#




今天来谈谈《伪装者》在关于老上海道路方面的另一个BUG。


话说这应该确实是一个大BUG。


就是刺杀南田的那一次。


先按故事的时间线罗列一下这次行动发生的几个重要地点:



  1. 大哥、阿诚、南田在周佛海公馆开会;

  2. 阿诚引导南田前往司各特路,大哥在对面公寓里开枪;

  3. 南田安排阿诚去日本陆军医院;

  4. 阿诚把南田引到梧桐路的伏击圈。


《伪装者》中提到,之所以选择司各特路和梧桐路双设伏,是因为这两处离周佛海公馆近,且梧桐路在大哥回市政府办公厅开记者会的必经之路。


另外,梁仲春在处理南田被刺案时也提到,梧桐路、司各特路在霞飞路附近。


 


这个故事的BUG就在于,上述提到的几个地点根本不近!


 


首先,周佛海公馆在什么地方呢?


周佛海在上海的旧居共有三处,一处在蒲石路(今长乐路770号),一处在今愚园路749弄65号,一处在居尔典路(今湖南路262号的“湖南别墅”)。


这三处中,蒲石路、居尔典路离霞飞路最近,愚园路稍远。不过居尔典路那处房子周佛海是1943年后入住的(1943年10月汪伪上海市政府公布对原租界和越界筑路区域240条道路的更名方案,以欧美人名命名的166条道路全部更名,新路名大都以全国各省、市、县、镇,山川等名命名,这也算是汪伪政府做的难得的好事。此次改名中,因为周佛海是湖南人,于是就把他新居所在的居尔典路改为湖南路),而刺杀南田安排在1940或1941年,所以综合下来,大哥比较可能的开会地点是蒲石路上的周佛海公馆。




附:周佛海三处公馆近照(第一张为今长乐路770号,第二张为今愚园路749弄65号,第三、四张今湖南路262号的“湖南别墅“)








 


然后,查找当年霞飞路一带的道路名,根本就找不到司各特路。


对照一些资料,我估计司各特路应该是作者根据施高塔路的音译改编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施高塔路在哪呢?


其实施高塔路在上海历史上大大的有名,她现在的路名是:山阴路。


对中国文学史有点知晓的朋友大概听说过这条路,上海鲁迅故居就在这里。


山阴路在虹口区。


霞飞路今天叫淮海中路,当年位于法租界,解放后属于卢湾区,现在卢湾区和黄浦区合并,属于黄浦区。


山阴路不宽,两边也没有剧中那样对街相向的建筑。那边只有一幢和剧中的公寓楼形制接近的建筑,就是四川北路、山阴路口的拉摩斯公寓(鲁迅曾经在那里也住过一段时间),不过大哥要真打算在那里开枪,绝对是找死,因为拉摩斯公寓斜对面是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一·二八事变时,就因为疑心拉摩斯公寓有人反抗,陆战队向公寓开枪扫射,子弹打进了鲁迅的房间,所幸当时鲁迅正好走出房间,躲过一劫)。


另,拉摩斯公寓今称北川公寓,可能是根据公寓在日伪时期的另一个名字“白川公寓”改的(日本人将拉摩斯公寓改名白川公寓,是为了“纪念”1932年在上海虹口公园、今鲁迅公园被王亚樵联络的上海朝鲜流亡政府高层所请勇士尹奉吉炸死的日军大将白川义则)。




下图为施高塔路(今山阴路)周边,图片截取自百度地图卫星版,上面可以看出山阴路的房屋布局(可以看出没有对街相向的公寓),以及拉摩斯公寓、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日本海军医院以及日本海军俱乐部的位置。







 


而梧桐路这个地名,很生僻,在网上查找一番后,查到两个相关的信息:


在城隍庙附近,有一条梧桐弄,今天的路名倒是恰好就叫梧桐路,具体位置是东起人民路,西至安仁街。城隍庙区域今天也属于黄浦区管辖,但是和霞飞路不挨着,也不在从周佛海公馆去市政府大楼的必经之路上。


另一条梧桐路,资料显示是今天的四川中路,这条路虽然还有那么一点可能在从周佛海公馆去市政府大楼的必经之路上,但与霞飞路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要是按照书中所说,日本人让梁仲春在霞飞路、司各特路、梧桐路搜捕杀害南田的凶手,梁仲春的另一条腿估计也得瘸。


 


最后,对于很多以上海为背景的抗战剧中都提到的日本陆军医院,目前我没有查到其具体位置,只查到平凉路曾有一个日军兵站医院(曾是日军在上海最大、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以及在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对面有一个日本海军医院。


如果哪位朋友查到关于在上海的日本陆军医院的相关信息,欢迎指正。




最后,附上标注了《伪装者》中提到的几处道路和事件发生地点位置的地图。






评论

热度(39)

  1. Firmament 寄余欢风雨中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收集用子博
  2. 美丽人生风雨中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3. 皮塔风雨中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